“蜀中第二剑阁”在石柱 至今存石达开攻打痕迹

来源:重庆石柱旅游微信公众号 08-01 07:12 8483 阅读

在石柱土家族自治县境内的中益乡与桥头镇之间,深藏着一座800余年的兵寨。通往兵寨的栈道上,征战遗迹依稀可辨。

史海摘引

据《石砫厅乡土志》记载:这座兵寨位于桥头乡马鹿山,旧当黔彭要冲,名曰大寨坎。兵寨从宋绍兴6年(1136)经元大德2年,明万历19年、崇祯元年,清乾隆59年、道光25年、咸丰9年,民国年间多次整修,一直保存至今。

《桥头乡志》记载,历史上大规模的整修有两次:一次是元朝大德2年(1298年)主要整修了栈道;另一次是清道光19年(1894),整修时增建了石寨门。

石寨门海拔1300米,建在峭壁千仞的危岩上,一峰突兀、三面临崖、一面临水,往下看是深不见底的悬崖百丈,在寨顶唯闻呼呼风声及河水的怒吼声。因此古人曰“以数人扼守,强敌万千不能犯也。”今存寨门对联为“御暴乃为关,险隘新增蜀剑阁,避秦原有路,入门便是小桃园。”

从峡谷底部的汪二岩到大寨坎寨顶,沿途的石刻文字中清楚地记录着从宋元到今天800余年间整修大寨坎栈道的经过。

大寨坎栈道全长6公里。古人“凿石岩,栽石桩,砌石栏,石梯盘旋而上。”石梯侧壁有摩岩石刻多处。据《石柱厅志》记载:大寨坎集兵寨、兵卡、栈道、关隘、石梯、石刻为一体,是一座丰富的文物宝库。从下到上共有石梯9000余阶,石雕佛像24处,石刻题记20多处,险要奇观更是数不胜数。

地理概貌

站在大寨坎寨顶,极目四望,与之相对应的姊妹兵寨有小寨坎、羊角寨,皆位于桥头古镇周围险峻的高山之上,呈东北南三面护卫着人称世外桃源的桥头坝古镇。自古便有“羊肠飞寨”、“蜀中第二剑阁”之称。

在一石刻佛像下刻有“蜀道原非易,功成创造力。关山依旧好,流寇漫未欺”的诗句。悬崖上还有多段无题款年月的石刻文字和佛像。这些遗迹虽经800余年风雨岁月,却多数品貌完整,沉淀着丰富的历史文化。

年少记忆

记得12岁上初中时,第一次沿着古栈道的悬崖绝壁拾级而行时的“胆寒的惨状”。那时的栈道峡谷幽幽,林深草茂。我跟在陈篾匠后面,紧赶慢跑,拾级而上。山风阵阵吹来,林涛汹涌,望头顶壁立千仞,空中苍鹰盘旋凄厉;看脚下巨石击水,峡谷怒涛震耳欲聋。待心惊胆战爬到半山腰的横台处,汗水早已湿透半身。好在横台半坡有一户人家,依崖而建,结庐三间,我们就在路边石凳上小憩观景。不时有微风送来阵阵花木的清香,沁人心脾,于心稍安。

沿着万丈绝壁盘山路往上攀爬,沿途可见山神、土地神、药王、观音等石雕塑像清晰在目。清末丰都县正堂朱有章题刻的“保我民众”、民国年间周伯玉题刻的“严密保甲”等石刻,字大如斗,力透石壁,至今清晰可见。

在石梯旁边的悬崖绝壁处,题刻着丰都县知县(桥头乡古属丰都县辖)张伟(黔南人)在清乾隆四十三年游览时所题的诗:“万丈危梯九曲盘,惊魂飞魄碧云端。只缘民事皆王事,那顾崎岖蜀道难。”

还有第二年秋天,他再次登临题下了“萧萧木叶下寒溪,重到山腰驻马蹄。恰待挥毫拈娄字,回头忽见旧时题”。我从小爱好古诗题刻,爬行栈道上虽是心惊胆颤,但还是提着“脑袋”向陈师傅央求等我看看那些魂牵梦绕的人文古迹。清道光年间张大令的题刻:“谁凿悬崖路百盘,下临深涧上云端。此身飘忽来高顶,蜀道平平不算难。”

在大寨坎栈道上,南宋淳熙五年的《修道碑记》摩崖石刻,为目前发现的最早的文字,因年代久远,风残雨剥,仅能识得残书片字。碑记《皇明崇祯元年戊辰夏至重修》中说,“叨守沙关,三经其地……沙子嶙峋霄汉间,一径羊肠通峭壁,半回鸟道撼天关……”

一路攀爬,边走边看,虽是处处危险,却也惊喜连连。大寨坎栈道上最神奇迷人的自然景观还有“唆米洞”、“飞马石”、“马鹿嘴”、“仙人洞”、“狮面铜锣”、“野鹤临溪”、“燕窝卷水”、“马鹿街花”、“羊角凌云”等。

走在栈道上,如履鱼背,大有腾云驾雾,恍兮忽兮之感。山风习习、林涛沙沙,飘然若仙。行走其间,身体仿佛一片飘乎的树叶,悬在半空;仰望崖顶石寨,耸立入云,盘盘石梯,道道险隘,令人心惊肉跳,魂飞魄散。要不是有大人同行壮胆,真不敢想象一人独行之恐惧。

半道上,也偶尔会遇三两个背脚子。他们脚蹬带铁脚码的草鞋,身背一二百斤的货物,打杵督得“航航”作响,歇息时发一声啊喔的吆喝,震得山鸣谷应,让我辈生出许多敬畏。

那日登上寨顶,耳畔呼呼生风,害怕被山风吹下悬崖,只有四肢手脚并用紧抓石壁,不敢看脚下万丈深涧。抬眼回看来路,峰峦叠嶂;沙子河从天际飘来,弯弯曲曲,宛若玉带挂于山间。前望桥头,沙子河、悦来河汇合处的世外桃源桥头坝清晰可见。环看田园山色,景物尽览、气象万千。

古往今来

如今藤子沟水库水漫峡谷,淹没了深涧的怒涛雷鸣;中益至桥头公路穿崖而过,斩断了栈道的雄奇险峻。大寨坎文化宝库已失去了往日的野性与狰狞,只留下些许幽怨地叹息! 

这里也是巴蜀名胜古迹中的古战场,历史上无数次战争在这里发生。相传,太平天国石达开入川时,就攻打过大寨坎,今存“马蹄印”遗迹。民国十九年(1930)“神兵”李大菩萨李宽文带兵攻进桥头坝,攻打大寨坎时,炸毁了两扇特大的石寨门。解放初,解放军剿灭桥头“腊二九”土匪暴动,在大寨坎歼灭残匪时,在石壁上留下的累累弹痕,至今还依稀可见。


猜你喜欢